從員工的角度看旅遊電商:台灣 v.s 印尼

前陣子看到我的前公司Traveloka準備在今年(2021年)以SPEC的方式在美國IPO,覺得備感榮幸。同時也覺得這個消息非常振奮人心,尤其在如此嚴峻的疫情影響之下。印尼的新冠肺炎確診數居高不下,國境之門開啟之日遙遙無期。不知道這樣的情況下,是否能獲得美國投資人的青睞?即便如此,一旦股票上市,我這個小散戶二話不說馬上買進,從員工晉升為投資人。

我曾經在台灣的旅遊電商工作,也待過印尼的旅遊電商,從員工的角度來看這兩間企業,跟大家分享有哪些相同與不相同的地方。

英語能力

印尼旅遊電商入職第一天的員工訓練,全程使用英文。即便20幾位員工之間,只有我聽不懂當地語言,他們還是全程使用英文。我問:「若沒有外國人的情況下,你們還是會用英文嗎?」答案是肯定的,所有加入這間公司的員工都必須要會基礎英文。在我看來,兩天的訓練(包含公司介紹、IT設備、消防安全、人資相關注意事項、資深員工分享、團體競賽)英文量之多,已經超越台灣人認定的基礎英文。

公司的溝通群組也都是全英文,每一位員工不論是IT、HR、法務,通通必須有英文溝通的能力。不過,我不在的場合,大家還是習慣用他們熟悉的母語溝通。甚至有時會議開到一半,會突然蹦出幾句印尼語。

本位主義

在自己的地盤總是有主場優勢,員工也容易用自己理解的世界來理解他人。台灣的公司以台灣人的眼光看外面,印尼的公司也會以印尼人的眼光看世界。

例如:當我問到印尼的同事,洽談合作對象時有無遇到任何挑戰?同事告訴我:「沒有,因為基本上都是其他人捧著商品想要跟我們合作。」Fine,前提是因為你在你的主場,每個人都認識你,自然有許多人主動想跟你合作,我在台灣公司的經驗也是如此。但換到新市場時,變成這個市場的新面孔,當然作法就會不太一樣。

不管你的主場是台灣還是在哪裡,只要想要踏入其他市場,就必須open-minded去理解那個市場,用那個市場能接受的方式,因地制宜。

在印尼公司工作時,我負責的是台灣市場,2020年當全世界都淪陷時,只剩台灣一片祥和。當時我也積極地跟上層主管溝通:「台灣的國內旅遊市場比以往都還熱絡!」同時也提供了一些同業的銷售數據證明台灣是值得投資的市場。可惜,一個巴掌打不響。對印尼的主管來說,台灣的狀態太不可思議、太難理解。在許多不確定以及對前景不樂觀的情況下,公司選擇採用較保守的策略。不過,這個決定我也完全能理解,如果我是CEO,大概也會做相同的決定。畢竟因為疫情,裁掉了好多員工,又怎麼會把資源投在一個對公司來說,高風險、高不確定性的市場呢?

供應商

因為我沒有接觸過印尼供應商,所以舉澳洲跟日本的供應商跟台灣相比。先前在拓展澳洲市場時發現,澳洲的供應商是非常積極的,即便他沒聽過你,也願意和你合作,只要你有辦法為他帶來新客。同樣地,作為觀光入境大國的日本,供應商也都相當積極尋求合作。相較之下,台灣的業者顯得保守的多,很多企業只希望你跟他買斷,或是因為擔心增加不便,而不想合作。這樣以偏概全其實是相當不公平的,還是有非常積極且配合度高的供應商 (超棒!謝謝你們)。有時我也在思考,也許是因為東南亞的客群還未受台灣業者重視,我們還有很大的努力空間。

今天就先分享到這邊,如果還想知道更多印尼職場的趣事可以看這篇文章:不會印尼文,我在印尼旅遊電商工作